当前位置: 主页 > P派生活 >台湾正在远离硅谷 >

台湾正在远离硅谷

点赞:995 时间:2019-05-22 阅读量:123

台湾正在远离硅谷

很长的一段时间,美国硅谷曾与台湾科技业紧密相连,在硅产业逐渐没落之际,硅谷还能凭藉着创新能量,继续挺进,甚至撑起美国经济再起的动能。

对照硅谷的活力自信,台湾的科技业却迷失方向,资源与人才陷入黑洞,旧思惟更是阻碍了向前的脚步,令人忧心。

硅谷已经再起,台湾却愈离愈远!《远见》採访团队特别远赴美国硅谷,实地探究当地创新产业与人才培育的作法,剖析这个美国创新的引擎,为何能不断引领世界潮流;而台湾,到底输在哪里?


靠拢全球创新的核心
韩国、大陆都在进驻硅谷!

韩国〉布建大型研发,雇用4000名工程师

《远见》记者发现,在硅谷,中国人愈来愈多了,马路上、学校、企业到处都是,而台湾人却是愈来愈少。

愈来愈多中国及韩国企业正大举进入硅谷布局,包括华为、百度、腾讯、三星,目的是与未来科技发展趋势接轨。

来自韩国的半导体公GCT董事长金兴俊,总部设在硅谷,到美国数十年。他透露,三星创投已经在当地运作,马上将成立大型研发中心,雇用4000名工程师,另外还有专门处理专利权买责、併购的单位。「除了中国,这是三星在海外最大的布局,」同时担任三星顾问的金兴俊表示。

中国〉阿里巴巴、华为、腾讯都插旗美国

中国脚步更积极,各个大型央企、民间企业都来了。2006年,中国是美国外来投资来源国第21名,到2010年已上升至第五。

旧金山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兼中华商业项目总经理邝铁诚,在美国已30多年,成为中国多个企业进军美国的热门谘询对象。4月刚跟美国加州州长布朗和一组加州公司的主管访问中国,拜会了李克强总理及多位部长,洽谈双方投资。

邝铁诚指出一长串中国企业到美国、尤其是加州的投资案例:包括阿里巴巴买下一堆做B2B生意的小公司,华为设立800人规模的研发中心,海尔在美国设工厂并将产品以Made in USA的品质保证卖回中陆,腾讯以3.5亿美元投资洛杉矶游戏公司Riot。甚至连消费产业都有,例如大连万达企业买下美国大型院线系统。

而台湾呢?根据投审会核准台湾对外投资的资料,台湾投资美国件数从2000年的801件,大跌至2011年的44件,2012年1∼8月投资金额更比前一年同期减少65%。一消一长,台湾能不警惕?

曾经与硅谷紧密缔造电脑王国,如今——台湾缺席了?

曾经,80∼90年代,台湾与硅谷是那幺近,檯面上有名的创业家都与硅谷接轨,因此接棒资通讯产业,缔造「电脑王国」,全世界90%以上个人电脑,都由台商生产。

但这次《远见》造访硅谷,许多当地人都深有同感,「OEM思惟已成为台湾的负担。」史丹佛医学中心教授费捷比较各国学生后评论:「台湾来的学生都有OEM思惟。」史丹佛和台湾有合作计画,每年会有几位台湾医学生到史丹佛学习,「但他们一来便会问我,教授,我要做什幺?而我回答,我也不知道,你们自己去找呀!」

费捷希望,台湾学生必须感受「硅谷」的氛围,例如,去星巴克咖啡厅听听,别桌的人都在讨论什幺?别人的创意发想与交易怎幺进行。「真正的创业,不是丢一个案子给你做,而是自己去挖掘,」他说。费捷认为,最后是否开发这项产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而这种原创力正是台湾最需要向硅谷学习的。

当市值1900亿的昇阳都不见了,台湾能不警惕?

硅谷是世界创新的核心,产业明星经常十年一变。不过十年前,昇阳科技(Sun Microsystems)还日正当中,市值曾高达1900亿美元,如同现今的Google般。

但今天昇阳已被併购,当年的办公室已成为「脸书」(Facebook)总部。过去每位昇阳工程师都有自己的专属办公室,不可一世,如今变成当下最流行的「开放空间」,一览无遗的工作环境便于工程师们沟通讨论。在脸书办公室内还看得见昇阳的痕迹,一间小会议室的玻璃门上,还写着大大的「Sun」。之前还传闻,脸书总部户外草皮上有一颗大石头,上面写个大大的Sun。令人不胜唏嘘。

在硅谷不断快速改变的当下,让人感歎,是否台湾已跟不上硅谷的创新脚步?

新创企业接棒硅产业,台湾还停在旧思惟

位于加州北方的硅谷,白天经常阳光普照,金融风暴期间的低潮已经一扫而空。待售房屋,人潮踏破门槛;尖峰时间,高速公路到处塞车;敞篷超跑三不五时呼啸飙去。傍晚,硅谷脸书(Facebook)总部里,多栋办公大楼并列,其中一栋灯火明亮的大楼墙面上,写着「The Hacker Company」字样的红色霓虹灯,衬着黑底夜色特别亮眼。

「这就是创办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办公的地方,」一位脸书工程师说,Hacker一般翻译为「骇客」,但也有另一个意思是「快快把事做完」,祖克柏要员工别忘记Hacker的初始精神。「这是硅谷历来最好的时期,」1984年从印度移民硅谷的科技产品製造商Bestronics执行长曼尼(Nat Mani)指出。

对照硅谷目前的阳光灿烂、活力自信饱满,台湾科技产业正乌云罩顶。经过与多位在硅谷的产官学界人士深谈,得到的结论是:台湾失去创新力的原因,在于产业界及人才过度内视、固守特定领域,加上近十几年来逐渐远离硅谷,远离世界创新的核心,愈来愈跟不上典範转移的脚步。

台湾困在电脑产业 眼睁睁看邻国崛起

杨耀武在惠普全球担任职位最高的华人副总裁,从惠普退休后到智融美洲公司担任合伙人。

他分析,台湾搭电脑第一波顺风车,跟着英特尔(Intel)、微软(Microsoft)发展起来,第二波顺风车是跟着惠普、戴尔(Dell)电脑品牌公司,帮他们代工。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台湾科技产业发展
过度集中在电脑产业,当全球科技产业翻新前进,台湾跟进速度及强度都不够,此刻电脑产业陷入危机,台湾也就被「困」在电脑产业里。资源、人才陷入黑洞,拔不出来。

「台湾停留在(电脑产业)创办人旧的思惟,」一位硅谷重量级创投公司的专家不客气批评,曾有多位台湾电脑产业高层向他谘询,他都劝告应採取策略性作为,但是大老们纷纷摇头表示不可行。电脑产业现在对台湾而言,已经像只恐龙,身驱巨大,转身困难。「你可以幸运个十年,但是当第二轮来的时候就耐不住了,」这位创投专家提醒,世界几个与电脑相关的大厂都碰到了困境,「我知道故事的结局是什幺!」

国科会驻旧金山科技组组长汪庭安分析,台湾现在有集体焦虑感,过去30年跟美国高度连结,但是现在竞争态势不同,中国、印度崛起,四小龙不再称霸,「现在中国可以做的,台湾都没有比较优势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