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K管生活 >为人类遗产癒伤 文物修复师守护历史 >

为人类遗产癒伤 文物修复师守护历史

点赞:975 时间:2019-05-22 阅读量:168

为人类遗产癒伤 文物修复师守护历史 冷门工种——文物修复算是冷门工种,文物修复办事处馆长(立体文物)谢志远修复文物逾20年,他说他们很少坐着工作,大多是站立着,方便看清文物每个细节。(林霭怡摄)为人类遗产癒伤 文物修复师守护历史 修复工具——谢志远使用的修复工具都十分简单,例如有锉、放大镜、除鏽工具,他强调手艺才是最重要。(林霭怡摄)为人类遗产癒伤 文物修复师守护历史 3D打印——部门引入最新3D打印技术,扫描过程只需十数秒,方便修复及记录文物。(林霭怡摄)为人类遗产癒伤 文物修复师守护历史 船钟複製品——利用3D扫描技术,能打印出更轻巧的複製品,亦能清楚呈现文物细节。这个钟正正是葛量洪号灭火轮上的船钟複製品。(林霭怡摄)为人类遗产癒伤 文物修复师守护历史 谢志远(林霭怡摄)为人类遗产癒伤 文物修复师守护历史 为人类遗产癒伤 文物修复师守护历史 为人类遗产癒伤 文物修复师守护历史 为人类遗产癒伤 文物修复师守护历史 为人类遗产癒伤 文物修复师守护历史

文物饱历风霜,带着委靡的身躯,风尘僕僕,终于交到文物修复师手中,于博物馆这片净土「重生」。犹如医生的文物修复师,不止手执「手术刀」,更要善用各种科技仪器,为文物验伤,遏止恶化。文物修复办事处馆长(立体文物)谢志远带我们走进博物馆「后台」,分享文物修复这门专业。

推开博物馆大门,在灯光照射下的文物,散发出的气场和岁月痕迹就是它们的魅力来源。然而主角背后,有一班文物修复专家在默默耕耘,为文物延续生命,犹如历史守护者。

本港的文物修复师主要为康文署的博物馆服务;另外,坊间亦有文物修复师,多以自由工作者身分,为拍卖行、私人博物馆工作。虽然是同一行业,但不同服务对象对文物修复定义不同,处理文物的方法都有差异。

阻止文物恶化保留珍贵瑕疵

本港公营博物馆的文物修复工作,均由康文署辖下的文物修复办事处负责,办事处馆长(立体文物)谢志远藉英文用字解释,办事处的英文名字是Conservation Office,坊间部分私人修复机构会用Restoration,两者皆指修复一些东西,但实际差异却很大,「以restoration角度,例如一张旧椅烂了一只脚,师傅会补番脚、打磨、涂保护层;但全世界做conservation的,包括政府和私人机构,都抱同一準则:只为阻止文物恶化,干扰愈少愈好。我们每个工序,其实都在带走表面一些材料,但文物本身,包括瑕疵部分都是资讯、历史一部分」。他举例,主流价值认为银器生鏽发黑不美观,「但一件银器是否『立立令』就最好?」他指出这些「不完美」也是文物珍贵的一部分,如非必要不会修复。修复与否,準则在瑕疵部分是否正在破坏文物,令它状况变差。而坊间大部分文物修复工作,因需要顾及市场价值,修复手法及原则或会不同。谢志远强调,团队对馆内所有文物都「一视同仁」,不论外界觉得是否值钱、稀有,只要能成为博物馆馆藏,一定有它的原因和价值。

本港主要的博物馆,例如香港历史博物馆、香港文化博物馆、香港艺术馆都有文物修复师驻守。整个团队约40人,分有平面及立体共10个小组,负责政府各大小博物馆,不同类型文物如书画、陶瓷、档案及缮本、金属品、木器等修复工作。博物馆馆藏逾百万件,哪件文物需要复修,由各馆长向文物修复团队提出,「他们想听取我们意见时,我们便会跟进」。谢志远表示,团队会先评估文物状况,按将来用途,例如是否展览在即、需要外借等而提出修复方法,就像医生睇症,「修复后会给予意见,例如储存环境、运输过程的注意事项」。

忆修复灭火轮缺经验大挑战

谢志远入行逾廿年,专门修复金属文物,当中以处理本地出土文物难度最高,「因本港环海,土壤中含大量盐分,很大机会出现『有害鏽』,如果不快手处理,会恶化得很快,但偏偏除盐过程需要好多步骤」。他又分享,本港常有大型基建工程,不时都会出土文物,当中以铜钱佔最多,常被古人用作陪葬品,即使尸骨已完全腐蚀,铜钱依然保留下来。至于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挑战,必数2002年修复葛量洪号灭火轮(Fireboat Alexander Grantham),「以单一文物来说,应该是本港修复史上体积最大、为时最长的一次」,当时修复工作长达9个月。

葛量洪号灭火轮乃1953至2002年间,香港消防处灭火轮队的旗舰,退役后于2007年变身展览馆,「停泊」在鲗鱼涌公园内,展出香港海上救援历史。他忆述:「灭火轮排水量超过500吨,整体结构複杂,所涉及的修复技术比处理一般金属类文物複杂。本地团队当时实在欠缺相关经验,因此大家都要不断恶补知识,了解轮船结构及学习其鏽蚀机理,并求问外国专家有关修复历史船只的经验。例如船体主结构以英国劳埃德船级社所认证的甲级钢材製造,需要以独特的喷砂技术彻底清除钢材上的铁鏽,并配合高压热水去除残余的盐分等。」

3D扫描捕捉细节修复快靓正

随着科技发展,今天文物复修亦应用了不少高科技仪器。例如X射线分析仪,可更準确地透视文物状况及内部结构,谢志远举例,「一些细小的文物如铜钱,会藏于泥块深处,肉眼实在难以判断内裏埋藏了什幺文物、数量、种类及状况,但分析仪能协助我们了解相关资讯,有助制定更準确的修复方法」。办事处近年亦引入3D扫描器,只需十数秒,便能仔细记录文物,找出文物复修师肉眼看不到的细节。「以往倚赖传统方法如拍照、画图、文字描述记录文物状况,但有了新技术,有助同事了解文物更多,有利复修及研究工作。」

他以眼前的灭火轮船钟複製品为例,「船钟实物是铜质,十分重,但用了3D扫描,再1比1打印出来后,不但更轻,钟面细节也十分清晰,方便我们了解文物特质。你见钟面上刻有英文字,英文字上有洞孔,因为以前刻字前会先用钻嘴定位,如我们用传统方法,未必能準备记录洞孔大小与深度,但这技术能记录所有数据,有助了解背后技艺,万一将来船钟损毁了,我们亦有资料参考,从而制订最适合的修复方法」。最后谢志远补充,高科技仪器只属辅助性质,最重要是手艺,依靠同事观察入微,以双手逐步复修。

借藏品办展览抵港开箱秒秒惊心

本港博物馆展览除了展出本身馆藏,亦会向外国及内地博物馆商借藏品办展。文物修复师另一任务,就是前往合作的博物馆,负责点交工作,确保文物在运送前一切安好。还记得某年,香港历史博物馆曾举办秦朝兵马俑展览吗?百多件文物,包括多个秦俑抵港前,就是由谢志远和同事亲自到西安点交。「每个秦俑都要验过摸过才知状况,又要确保入箱包装前做足保护工夫,以免运输过程出问题。」他坦言每次借展,每件展品抵港后打开「宝箱」,都是一秒一惊心。如有损坏,本港专家会修复文物吗?「按情况而定。如有问题,我们会与对方讨论,究竟损坏情况会否影响展出。如果依然能稳定展出,我们建议展览后才归还对方复修,因为当地专家最熟悉该文物,亦是尊重对方的一种表现。」

文:欧慧儿编辑:林晓慧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入行贴士:化学毕业仍如白纸 修复知识由零学起民间技艺:锔钉、金继补瓷 旧物另类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