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B鲜生活 >万般带不走,唯恩典永恆─前风水师李国健的生命故事 >

万般带不走,唯恩典永恆─前风水师李国健的生命故事

点赞:539 时间:2019-05-22 阅读量:973

文字/Elaine  摄影/Kennedy

未接触风水命理之前,李国健在香港一间製衣厂担任经理,监控工厂所有开销成本。由于长驻大陆工作,加上需要时常与客户会面,风水玄学就成为他打开话匣子的工具,也为李国健后来成为风水师铺路。

「我是边做边学风水,无意中便正式入行,当年只有廿三岁。因为那时市场很大,每当遇到困难,人总会寻求如何处理厄运,希望避过困难,这是大部份人都有的通病,所以生意其实是源源不绝地来的。」

除了帮人看风水外,国健还会举办课程,而所举办的都是在市面上属于另类创新的课程。「我将玄学放在投资经济上,教学生利用玄学看股市、选地买楼、看地区潜能升值率的高低,吸引很多学生报读,学生逾100个,当中不乏高干子弟,为我每月带来十万元的收入。」

三次决志的未信者

金钱四方八面地涌来,国健最高峰时可以一个早上便稳赚20万至40万的收入。「有时连吃饭都没有时间。有客户为了争取你在午饭时间帮他看风水,会特地开车前来接你到目的地,细心到为你买午餐在车上吃,再付双倍价钱,完成后送你到下一个客户那裏。钱不断涌来,挡也挡不住。」

人总在身处低谷时寻求信仰的帮助,我们所听到的见证大都是因为遇到患病、困境、痛苦才会信主,国健笑言:「我都不知道为何我会在赚最多钱的时候信耶稣!」

国健并非从未听闻过福音,事实上,真正全然信靠上帝之前,他已经决志了三次!「有位姊妹邀请我参加她教会的布道会,当牧师作出呼召之时,因为觉得是姊妹的邀请,如果不出去决志就好像会丢她的面子,所以我第一时间冲了出去。第二年则拉着太太出去,第三年则拉着一家大小出去!」

然而,当姊妹向国健提出去教会的邀请,他却是一口拒绝。「信耶稣即是代表我要将现在拥有的一切推倒重来,这是不可能的,那一刻我认为自己不会信耶稣。现在当我到教会讲见证时,我都会向会众讲:『我曾经斩钉截铁地说过,我不会信耶稣,但是我现在却站在这裏讲见证。』」到底是什幺原因,令国健甘愿放弃所有,跟随上帝的脚步?

一场静谧安息礼拜的感动

2008年,因为风水与殡葬礼仪息息相关,国健开始做风水师兼顾殡仪的工作。有天进行仪式之时,身旁一切的法事奏乐令他感到心烦气躁,刚好同业在隔壁礼堂进行安息礼拜,因环境静谧,他进去本只为找一个喘息的空间,岂料门就在他进入礼堂后关上。

基于尊重,他继续留在礼堂听牧师讲道。经文「生有时,死有时…哭有时,笑有时。」(参传道书三章2、4节)为他带来平安,更突然燃起了他心裏的一个念头:「该是时候信耶稣了。」

兴起信耶稣的念头,源于他开始对自己的工作存疑。「有不少客户后来跟我变成了朋友,但其实这一行的人大多说假话,不能对他人完全真诚。有回一对夫妻来找我,他们来向我询问感情的问题,但我发现他们过得『精彩』,其实双方都有外遇。然而他们是我的朋友,我却不能说真话,这就让我对工作开始产生怀疑。」

安息礼上的感动,让埋藏在国健心裏的圣灵种子萌芽,让他开始想真正认识基督信仰,更立刻行动,联络上当时邀请他到布道会的姊妹,提出去教会的要求。姊妹接到电话时不禁讶异:「你是真的还是假的?」国健相当肯定自己的想法,姊妹便开始带他到教会上慕道班。自那一晚起,国健开始对风水感到厌倦,暂停所有课程,也开始推掉风水的工作。

「因为我一直在做风水工作,突然转向归信耶稣是一个很大的转变。为免太太担心,我早出晚归,让太太以为我每天都有工作做。但有天一位学生致电问妻子:『师傅怎幺了?为何不上课呢?』妻子随即向我查问,我坦白跟她说:『没什幺,我只是想信耶稣。』妻子竟然问我:『你患了绝症吗?』」

当国健释除妻子的疑虑后,由于本身家庭经济并没任何困难,加上夫妇俩对物质生活并没有太大的追求,妻子便没有理会国健信耶稣一事了。

协助关怀无家老人带来转变

国健开始懂得祷告后,便向上帝求问,到底自己放弃风水师的工作,又可以做什幺重新来过?上帝让他心中有感动,要开一间基督教殡仪店,让弟兄姊妹可以在当中参与事奉。但是眼前等待他的,却是一个又一个关卡。

国健在西贡向教会租了一个物业,只须付市值三分之一的租金,但需签订三年合约。然而申请殓葬牌除了要食环署的批文外,也需经过业主立案法团及议局的审批,可是殓葬牌迟迟未批,让他心裏不禁担忧起来:「我转向了另一位姊妹的教会,与牧者倾谈,我希望得到一个确据,证明自己那时所听到上帝的声音并非是幻听。牧者就告诉我:『最重要是过程当中,有否感受到上帝与你同在。』他随即也为我申请牌照祷告,感谢主,翌日牌照便批出了。」

当牌照批出,装修完成,「恩临殡仪」终于在2009年成立。国健本以为可以打开门做生意之际,迎来的却是一个接一个的难关,第一个现实是:零生意。可是,上帝给予国健在没有生意之时,仍感受到一份平安,而在这段赋闲的日子,国健积极投入教会事奉,服事长者,陪他们看义诊或是到政府部门申请服务。「事奉的经历让我看到人的需要并非以金钱来衡量,关心与爱才是最重要的。」国健的心境豁然开朗,也迎来第一宗生意—— 一宗免费的生意。

基督教关怀无家者协会联络上国健,说有位年老的无家者离世了,但是因为没有申请综合社会保障援助,连殓葬津贴也没有,所以没有金钱安葬,看看国健能否接下这单生意。「我想了十五分钟,最后答应了。」

那次丧礼,国健没有预料到竟然有六十多人出席逝者的丧礼,让他感触良多。「事后社工提出要凑回成本费8,500元给我,但我回绝了,因为我知道这宗生意是上帝安排给我去接受的。」之后国健再接了两宗服务,而其中一位逝者的家属,奉献了一些金钱让国健去帮忙有需要的人。「那笔钱刚好是不多不少的8,500元,完全弥补到那次的成本费。」

上帝加予国健的恩典是足够的,也让他感受到上帝时刻的同在。「祂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哥林多后书12章9节)

现在的国健依然与无家者协会进行合作,接手没有经费安葬的个案,他会以奉献去为他们筹措所需,余下的就由公司支付。「若不是上帝的呼召及同在,靠着祂一步步带领,我们也不会有幸处理司徒华先生的丧礼,自此打开了知名度,亦让更多人认识我们公司,之后的路也变得平坦起来。今年我们更获得社会福利署颁赠的『爱心商户奖』。」

死亡看似如此靠近

有时眼见家属希望逝者可以走得体面风光,但是殡仪馆的花费要好几万元,国健也会建议家属在教会举办安息礼。

「在殡仪馆举办安息礼,其实最主要是为了瞻仰遗容,何不在教会举办安息礼,然后在仪式结束后再去医院瞻仰遗容再到火葬场?这不但可以为家属减轻开支,亦能让奠仪用得其所,而非被大笔安葬的费用佔据。」

如果逝者在自己的母会举办安息礼,无疑令教会同工对家属照顾得更全面,亦能藉着安息礼邀请未信者到教会。

国健会为有需要的人士提供分期付款,从24到60个月都能提供,这能为年轻的家属减轻负担。「若遇到清寒家庭,有人说,不如我们凑钱去帮忙逝者的孩子吧。但是我明白孩子在成长阶段会自觉对人有所亏欠,甚至因而不敢再回教会。这些分期付款的方法,则能让孩子靠自己的能力支付,不会为他的心理带来影响。」

国健时常与家属接触,面对种种的哀伤与痛苦,死亡看似是如此的靠近,然而他却有另类领受。「家属与逝者的关係深厚,会相当哀伤,有时不免质疑为何上帝要带走他。我们就会跟他们解释,逝者离开是比我们更好的,他们能在天国裏得着福份,上帝更挪去了他们的劳苦,而我们还要在地上努力过活。我们也会对家属说:『上帝其实已经给予我们最好的了。你照顾他的过程是相当辛苦的,他的离开其实对双方也是一种解脱,也是重生的开始。』」

眼见基层人士的需要,国健决定再踏出一步。「我们现在想开展一个社会企业,与教会合作推动『伙伴倡自强』计划,目的是为不同人士开创更多殡仪业的职位。」

基于与无家者协会与基层人士的接触,明白若学历、体力不够,会是他们寻找工作的拦阻,所以国健开办一些如申请死亡证、在网上登记排火葬炉的职位,让他们有机会赚钱。「我们愿意培训基层人士,去看看逝者家属会否愿意聘请他们,我们在当中并不会收取任何利益,只是担任培训的角色。」

国健由事业成就的高峰,为着上帝毅然离场,甘愿放弃所有,为有需要的人士送赠暖意。因着上帝,他付出的勇气是何其大,然而他也深知:「因为你的财宝在那裏,你的心也在那裏。」(马太福音六章21节)

(香港影音使团提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