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B鲜生活 >业者轰市会漠视水灾投诉一场大雨油站变水塘 >

业者轰市会漠视水灾投诉一场大雨油站变水塘

点赞:146 时间:2019-05-22 阅读量:213

业者轰市会漠视水灾投诉一场大雨油站变水塘
业者轰市会漠视水灾投诉一场大雨油站变水塘

由于亚沙再也的国油油站位于地势较低的位置,豪雨时大量雨水从道路顺着下坡路冲到油站内。

一场暴雨,因沟渠疏浚失效导致渠水淹漫路面,亚沙再也花园的一家添油站变“水塘”,水深一尺,业者被迫截断电供,暂时休业半天。

该名添油站经营者阿米尔投诉说,4月间及9月18日,暴雨后均发生水灾,由于地势较低,沟谁暴涨淹漫路面,再淹浸油站,整个油站如同一片汪洋,油站内的小商店也变水塘。

“水灾发生时,我被迫截断油站的电供,以免发生触电意外,好在埋藏在地底的油库是封闭式的储油装备,因此没有发生渗漏问题,但我却必须暂停营业清洗。”

他说,4月间发生水灾后,他曾致函市议会投诉,但却没有任何官员到场视察,也没有任何改善工作,对此他甚表遗憾。

对亚沙再也花园持续30年暴雨成灾的灾情一直未获得政府及市议会的正视;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翔及万茂区州议员叶耀荣今日狠批当局漠视民困。

张聒翔说,芙蓉亚沙再也面对严重水灾问题,受灾范围包括第一期住宅区,添油站也遭暴洪淹浸,当局必须正视问题并设法解决。

他还致函市议会及SWM环境有限公司,要求他们解释何以肇致严重水灾。

业者轰市会漠视水灾投诉一场大雨油站变水塘

行动党国州议员要求州政府及市议会正视亚沙再也水灾问题,左二起为陈丽群、张聒翔和普拉巴,右起为阿米尔、林坚义和叶耀荣。

永赞花园排水问题2年未解决

万茂区州议员叶耀荣强调,本月19日一场暴雨,导致永赞花园的5间独立洋房空前严重水灾,其实,他2年前就接获投诉,并多次向政府反映,可是时至今日仍未获得解决。

他说,2015年在接获投诉后,实地了解情况,向市议会反映问题却没有下文,因此把问题带进州议会的书面问答。州政府的回复中表示,该区的排水沟符合规格、河沟没有阻塞,因此没有任何改善排水系统计划。

“我对州政府的答复感到非常遗憾,为何符合规格的排水沟却会发生水灾,州政府应该认真看待问题,而我会继续跟进。”

他说,芙蓉新华小学发生罕见水灾,灾后不久就接到投诉,到现场巡视,居民认为水灾的根源是附近屋业发展计划,对此他已约见发展商代表,对方指水灾原因是综合原因,包括当天降雨量太大及河沟无法负荷,但对方承诺将会检讨问题及了解问题根源,尽可能降低未来下雨时发生水灾的可能性。

他表示,5间独立洋房面对雨水淹浸住家,其中两间洋房的后方山壁倒塌,带着山泥的水冲进住家内。

马华要我找火箭——亚沙再也第一期居民●普拉巴

我的住家同样在9月18日豪雨时遭淹浸,事后我向马华领袖何彩思投诉,当时她前来拍照及了解情况,数日后我再联络她时,她则表示该区是由行动党胜出,要求我向行动党投诉。

我也曾致函市议会反映有关问题,但市议会回函中指市议会发现该区的排水沟符合标准及没有出现堵塞,因此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对此我感到不满,根据回函中的联络号码联络一名官员,对方也要求我向行动党国州议员投诉。

我每年缴交门牌税及地税给市议会,市议会有责任解决我们所面对的民生问题,反而我没有缴税给行动党国州议员。

营业30年逢雨必灾——洗车店业者●古纳

我在亚沙再也经营洗车店30年,从一开始我的洗车服务就遭遇逢雨必灾的情况,普通的豪雨都会促使洗车店出现较浅的积水,如果当天发生罕见豪雨,积水会超过1尺高。

我曾多次向市议会投诉,但市议会把责任推卸给水利灌溉局,而水利灌溉局则推卸给市议会,最终问题没有解决。

我认为排水沟应该改善,才能迅速把雨水排放及引导到其他地方,不至于溢出路面,淹漫油站及洗车店。

相关文章